这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德甲比赛日,然而无数关注全部集中在费尔廷斯竞技场,由此等候新的纪录是否诞生。好在自古英雄出少年,19岁的前锋马修-霍普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凭借首位美国球员完成的“帽子戏法”力助主场作战的沙尔克以4-0大胜霍芬海姆,最终把球队跨赛季的不胜纪录定格在30场——此时的沙尔克距离德甲历史最长不胜纪录,仅差1场!

顾名思义,沙尔克04俱乐部成立于1904年,位于知名的德国鲁尔工业区盖尔森基兴市。由于盖尔森基兴在大工业时期曾是重要采煤中心,所以在当地球迷心目中,沙尔克拥有不折不扣的鲁尔煤矿工人血统,自此有了“矿工”的特定称号,并自诞生之日起便成为鲁尔区最佳球队,曾在1934年夺得队史首个全国冠军。当德甲联赛于1963-64赛季正式成立,沙尔克自然成为首届参赛队。

在经历德甲赛场的多次升降后,沙尔克于1997年迎来了最辉煌的时刻,并在欧洲联盟杯决赛击败国际米兰,由此赢得队史唯一的国际赛事冠军。就在该年底,沙尔克还上演了对决次年欧冠冠军多特蒙德的焦点大战。比赛最后时刻,门将莱曼杀入对方禁区头球破门而奇迹般扳平比分,由此成为“鲁尔德比”最经典的镜头之一。

凭借这般根基,沙尔克进入新千年后已成为德国足坛不可或缺的力量,除了2001年的“4分钟冠军”(最后时刻被拜仁反超),沙尔克曾三度赢得德国杯冠军、五度成为联赛亚军,甚至在2011年闯入欧冠四强。其实直至2018-19赛季,沙尔克还曾晋级欧冠16强!也就是说,矿工两年前还曾在欧冠淘汰赛征战,却不想仅过一年,这支欧冠常客便如过山车般令人大跌眼镜。

来到2020年1月17日,德甲冬歇期过后的第18轮赛事,沙尔克在主场以2-0击败门兴,然而便开始陷入联赛不胜的泥潭……再到2021年1月3日,在本季德甲第14轮0-3不敌柏林赫塔时,沙尔克已经近1年在德甲赛场未曾赢球。在跨赛季长达30轮联赛中,矿工仅取得10平20负的糟糕战绩,新赛季以来更是长期占据积分榜的“副班长”位置。

回顾历史,德甲最长不胜纪录是由柏林塔斯马尼亚在1965-66赛季创下的31场。当时,柏林塔斯马尼亚突然作为替补而获得德甲资格,在未备战的情况下于德甲赛场连续不胜其实情有可原,甚至还创下单赛季丢球最多、进球最少等尴尬纪录。如今,这支历经破产后在德国第五级别闯荡的老牌球队,却因沙尔克的突然“抢戏”而再度收获了存在感。

只是作为德甲传统豪门的沙尔克,如今上演这么一出灾难表现后直逼尘封许久的德甲耻辱纪录,着实充满了震惊和羞愧。所幸来到上周末的联赛赛场,矿工在必胜不可的最后时刻终于上演了生死大逃亡,凭借击败霍芬海姆的胜利表现才避免让自己的名字刻上德甲历史的耻辱簿。

不同于柏林塔斯马尼亚当年赶鸭子上架后的一泻千里,难道这支沙尔克同样“鱼腩”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纵观全队,矿工目前队内球员总身价达到1.7亿欧元。门将位置拥有丹麦国门容诺夫和老队长费尔曼;防线万的卡巴克,还有纳斯塔西奇、萨利夫-萨内等实力派;中场由身价2000万的德国国脚塞尔达压阵,以及阿里特、马斯卡雷利等好手;锋线则是前德国国脚乌特领衔,边锋拉曼也极具威胁。

平心而论,以沙尔克现有的阵容莫说保级,完全可以在德甲层面竞争欧战资格,绝不至于沦落到一胜难求的地步。其实回顾上赛季,就在矿工击败门兴收获上次胜利时,球队还在德甲联赛高居第5位并和身前的多特蒙德平分。前德国国脚哈曼便指出:“沙尔克球员并不差,有的球员已在其他俱乐部展示实力,有些还是领袖球员,他们的排名要比现在好很多才对。”

令人想不到的是,沙尔克居然开启了灾难表现——从最初面对强敌还能平局,到后来连保级队都输,这般过山车的下滑着实无法解释,甚至时任主帅瓦格纳也无可奈何、无所适从。当然,这位多特出身的克洛普伴郎原本就缺乏矿工基因,如此尴尬的“死敌”身份让他在球队问题爆发后更显尴尬,根本无力凭借自己的阅历和威信稳定更衣室,顿时暴露出缺乏应对和纠错的能力不足。

好在上赛季前期积累了足够的积分优势,沙尔克最终以联赛第12名的战绩结束赛季。对此,俱乐部高层或许还能以疫情、停摆等原因作为托词,但是来到本赛季,当矿工首轮联赛便被拜仁8-0痛击时,谁还能为瓦格纳的球队狡辩呢?于是,在第二轮1-3不敌不莱梅后,瓦格纳终于迎来“下课”的通知,只是高层这般慢半拍的抉择硬是浪费了宝贵的季前备战期。

此时,聘请一位德高望重、经验丰富的保级专家或救火专业户本是最佳选择,然而沙尔克的接任者却是德国U18主帅鲍姆。暂不提这位年仅41岁的主帅履历有限,此前唯一在德甲执教便是于奥格斯堡因战绩不佳而“下课”。再回想矿工曾在2016年聘请过另一位前奥堡主帅魏因齐尔,当时开局五连败的教训让外界压根就没人看好鲍姆可以拯救矿工。

果不其然,鲍姆接手球队后不仅没有带来希望,反而导致球队越陷越深。在战术方面,鲍姆强调传控体系,而这种风格转变需要充足时间,可是沙尔克此时急需的绝非战术调整,而是重燃斗志、众志成城。想不到球队随即曝出老将伊比舍维奇和助教纳尔多在训练场险些干架、阿里特和本塔莱布被无限期禁赛等闹剧。于是带着10场比赛仅4平6负的战绩,鲍姆仅执教97天后也“下课”了!

危难时刻,曾带领沙尔克赢得1997年联盟杯冠军的67岁老帅史蒂文斯再度出山“救火”,带队度过了冬歇期前的艰难时期,随后把教鞭交到了66岁的瑞士老帅格罗斯手中。冬歇过后,虽然首战惨败赫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cbpower.com/,德甲霍芬海姆但是矿工在生死时刻遇到了德甲有名的“神经刀”霍芬海姆——拜仁在2020年度仅输了一场球,对手便是霍村;而矿工30场联赛过后终于赢了一场球,对手也是霍村!

凭借这场胜利,沙尔克在历史之耻一步之遥处上演了绝地重生。只是看到此,也就不难理解这支昔日劲旅缘何近一年时间居然在德甲难求一胜。要知道,刚上任的格罗斯在联赛13轮过后便成为矿工本季的第四位主教练,管理层如此折腾的运作早已埋下祸根。放眼世界足坛,但凡豪门劲旅突然间无法阻挡地急速下滑,俱乐部高层通常都是罪魁祸首,如本年度的巴萨,而早已成为众矢之的的沙尔克高层对比巴萨高层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图尼斯,前沙尔克监事会主席,绝对的俱乐部头号人物。他的名气或许不如前巴萨主席巴托梅乌,但是近年来的所作所为却更具杀伤力。2019年8月,图尼斯在一场论坛发表演讲时呼吁在非洲建造发电厂,“这样非洲人就会停止砍伐树木,并在天黑时停下来生孩子。”如此言论顿时让他被扣上“歧视非洲”的帽子。此后,尽管图尼斯公开道歉并“自罚”在沙尔克停职3个月,但是他的人设和威信已荡然无存。

更致命的是,图尼斯在北威州经营的德国最大肉联厂在疫情蔓延初期爆发了大规模的集中感染,至少1500名员工确诊,导致工厂关闭、工人隔离以及当地停工停课,甚至让德国国内出现肉制品短缺。同时,沙尔克又出现“退票门”、解雇大巴司机等风波,导致俱乐部形象一落千丈。待到上季德甲末轮,忍无可忍的千余名矿工球迷聚集在费尔廷斯竞技场外持续抗议,这让重压之下的图尼斯只能黯然辞职。

作为沙尔克昔日充满声量、强势管理的核心人物,图尼斯的离职顿时导致球队管理层六神无主、陷入混乱。随即而来的后续反应在于,身价高达14亿欧元的图尼斯在沙尔克的发展过程中举足轻重,他曾自掏腰包向俱乐部借款6500万以渡过难关,还曾借助私人关系自财大气粗的俄罗斯天然气公司拉到每年2000万欧元赞助。因此,失去图尼斯的支撑,加之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导致负债近2亿欧元的沙尔克彻底陷入危机。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正是“车头”出问题后,沙尔克开始了急转直下的断崖式赛场表现,仅一年多时间便从欧冠赛场跌至德甲榜尾。最终,这股由上及下的消极氛围直接弥漫为队内极度绝望和自信匮乏的负面情绪,曾拼至脑震荡的进攻核心乌特在输球后一度泣不成声:“我现在只能哀叹,不断问自己,我们是多么想拿下比赛?我们没有拼抢,连黄牌都没有,真是糟透了。我感到无能为力,现在能做的只有哭泣……”

对此,好奇的球迷不禁要问:除了图尼斯,难道沙尔克高层其他人员都是吃素的吗?例如早在本季初,名宿埃芬博格便曾在专栏中提出:“沙尔克肯定成为本季降级热门,这支球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要有行动。他们的总监雷施克呢?”的确,雷施克在业界颇具口碑,他曾长期在勒沃库森工作并签下比达尔、布兰特等好手,2014-17年间转任拜仁技术总监时,基米希、科曼等强援便出自其手。

自2018年担任沙尔克技术总监后,负责球探部门以及阵容规划的雷施克依然出彩,特别是球队财政紧张的情况下引进卡巴克被视为妙笔,本季前也有伊比舍维奇、帕先西亚、伦诺夫等低成本有效补强。然而当外界把拯救矿工的使命寄托在雷施克身上,他却在去年底突然辞职了!请注意,雷施克并非因竞技原因离职,而是沙尔克高层内斗的牺牲品。

这就是沙尔克的现状:外斗外行、内斗内行!例如雷施克和上级施耐德早已矛盾重重,最终自然遭到排挤;而2019年初自莱比锡来到沙尔克的施耐德,更是未能展现拨乱反正的能力和气魄,反而险些成为俱乐部的历史罪人。当然,施耐德或许也有难言之隐,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矿工因管理问题所带来的阵容混乱早已积累多年,在此自然不能不提施耐德的前任海德尔。

海德尔自2016年担任沙尔克体育主管后,虽然此间有德甲亚军的不俗战绩,但是整体运作充满槽点,最致命失误就在于球队引援。在其任内,矿工在转会市场投入超过1.5亿欧元却近乎打了水漂,如1650万欧元签下的鲁迪、1900万欧元签下的本塔莱布、1250万欧元签下的科诺普良卡、2250万欧元签下的恩博洛等都未踢出身价,不仅浪费了萨内等人留下的转会收入,甚至净支出高达5000万。

为新援支付高额转会费和薪资,却忽略了自家培养的新秀,再加之缺乏德高望重的主帅长期压阵,沙尔克高层这般愚蠢操作导致更衣室矛盾涌现。不仅如此,在外租借一圈后的本塔莱布还能在本季“合同年”归队并享受高薪,赫韦德斯、纳尔多、费尔曼等多名忠心耿耿的老队长或功勋却在俱乐部高层默认下先后被“扫地出门”,试问这样的矿工还有人情味和凝聚力吗?

这就不难理解,沙尔克近年来根本留不住核心力量,马蒂普、科拉希纳茨、舒波莫廷、格雷茨卡、马克斯-迈尔、努贝尔等纷纷拒绝续约并在自由身后离队,根本原因就在于失去传统精神的矿工已让球员毫无归属感,例如努贝尔宁去拜仁替补也不留队,鲁迪牺牲薪资也要离开。因此,看看主席辞职、高层内斗、人员流失等混乱格局彻底浸染的矿工,在精神层面早已自掘坟墓,可见如今灾难并非偶然,而是注定!

随着老帅格罗斯自冬歇期开始坐镇,自家青训出身的科拉希纳茨也及时归队“救火”,再加之霍芬海姆及时送温暖,沙尔克终于在上周末成全了柏林塔斯马尼亚保住纪录的心愿,以至于后者及其球迷如今对矿工感激涕零!然而,本场胜利并不能掩饰这场持之近一年的闹剧,矿工的糟糕战绩和联赛排名依然险峻,球队距离保级安全线分差距。

好在经过冬歇期调整,沙尔克不仅在教练和人员层面有所改善,霍普等小将也及时站了出来。最重要的是,沙尔克终于明白:唯有找回矿工精神,才能在本季竞争激烈的德甲赛场持续前行。此外,另一个利好在于,本季德甲还有多达19场比赛,美因茨、科隆等难兄难弟的存在让矿工已然看到了保级的希望!

Tag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